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撫琴的人 > 1826 臥薪嘗膽

1826 臥薪嘗膽


    確實差別很大,想想洛城的黃玉山,加城的薛安平,以及香河的左天河,哪個不是別墅住著、豪車開著,怎么到居永壽這就

    也太慘了點了吧

    雖然我也知道人跟人不能比,可這差別未免太大了點。

    洪社多有錢啊,富可敵國的那種有錢,賄賂藤本家的時候,甩手就是一箱價值連城的鉆石,當場砸得藤本父子暈頭轉向,怎么到居永壽這,連飯都快吃不起了

    陳近南明明隨便從手指縫里劃拉出點,都夠居永壽大魚大肉了啊。

    難道洪社各分會還自負盈虧

    就算是這樣的,看到自己的手下窮成這樣,陳近南也該破例支援他一點,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殺只雞,還要被老婆埋怨成這樣吧。

    我走進了屋子。

    居永壽的老婆,也就是那名農婦,還坐在沙發上哭哭啼啼。

    她長得不好看,年紀也挺大了,看不出保養的痕跡,穿得也不怎么樣,就是一個最普通、最底層的農婦。

    不光居永壽是最凄慘的老大,她也是最凄慘的大嫂,過得還不如個小混混。

    我看得實在難受,走過去摸出一疊鈔票,估摸著有個幾千美金吧,放在茶幾上說:“大嫂,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家了”

    看到錢,農婦立刻就不哭了,一把就抓了起來,有些激動地說:“不影響、不影響,那只母雞有點老了,我再去宰幾只小雞給你”

    “給我放下”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怒喝聲突然響起,原來是居永壽進來了,就見他身上系著圍裙,手里還拿著把菜刀,正一臉怒火地看著農婦。

    “我就不放”農婦激動地說:“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怎么不能拿這筆錢”

    “你放不放”居永壽走進來,手里的刀也高高舉起。

    “我就不,有能耐你殺了我”農婦也咆哮著。

    居永壽真就朝著農婦走來,我趕緊攔住他說:“沒事的,一點小錢而已”

    但居永壽猛地把我推開,奔到農婦身前,手起刀落“咔嚓”一聲,剁在了農婦面前的茶幾上。

    農婦當然嚇了一跳,把手里的錢一扔,哭嚎著跑了出去。

    居永壽則把錢拿出來交給我說:“兄弟,不用這樣,我們雖然日子過得窮,但也不至于靠別人的嗟來之食”

    我趕緊說:“算是我借你的,將來你發達了,再還我唄”

    但居永壽還是搖了搖頭。

    看他這么堅持,我也不好意思再說什么,只能把錢接了過來,又勸他趕緊把大嫂追回來,但他說沒有事,鬧鬧脾氣而已,一會兒自己就回來了。

    居永壽繼續去廚房忙活了,我在屋里坐著,真是倍感慚愧。

    不一會兒,居永壽把雞湯端了上來,還炒了幾個小菜,拿了一壺老酒,算是招待我了。

    這頓飯無比寒磣,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這么寒磣的飯了,哪怕外賣都比這個豐富,但是我卻吃的坐立不安,一想到這是人家好不容易才拿出來的,老婆都因此氣跑了,更是如坐針氈、芒刺在背。

    看我實在吃不下去,居永壽才低頭說道:“沒事兄弟,其實我還有錢”

    “啊”

    “以前還在城里的時候,還是攢了些家底的。

    ”

    “那你為什么”

    “不這樣不行啊”居永壽搖著頭說:“就因為我現在過得又窮又酸,看上去對戰斧沒有任何的威脅,也沒有任何能力殺回去的樣子,所以布雷暫時不會對我怎么樣的這件事啊,我誰都沒有說,甚至自己老婆也沒告訴,這樣才能演得逼真,布雷才會相信”

    布雷,我知道,戰斧在紐城的負責人,也是一位a級的改造人。

    居永壽一邊說,一邊嘆了口氣:“以前吧,我和布雷尚能抗衡,自從他成為a級的改造人,我就不是他的對手啦本來背景就不如他,現在實力也不如他,可不被他一步步逼到這里了嗎我要是不裝窮、不裝弱,他怎么會放過我,肯定斬草除根的啊我在這嘛,就是臥薪嘗膽,實不相瞞吧張龍,我也想要一顆通天丸等我升到天玄境二重的境界,就有和布雷戰斗的底氣了到那時候,我會殺回去的”

    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居永壽渾身散發出寒冬一般凜冽的殺氣,一掃之前頹廢萎靡的老人模樣。

    我也心中暗喊了一聲好,這才是洪社的老大嘛,無論身處何境,永遠不會言棄

    戰斧創造出了還算穩定的a級改造人,就是為了對付洪社的各個老大,洪社的人如果不想辦法反抗,將來是會被吃掉的。

    現在只有天玄境一重實力的居永壽,如果升到天玄境二重的話,是可以和布雷較量下的。

    我便端了杯酒,很認真地說道:“可以,咱倆一起加油,爭取多做點通天丸出來”

    “好”居永壽也是豪情萬丈,和我碰了杯酒:“吃,喝”

    “吃,喝”

    自從知道了居永壽的底細,我心里也不慚愧了,踏實地吃、踏實地喝。

    當然,我來這可不是為了吃喝,我是有正事的。

    推杯換盞之間,我也開門見山,問他哪里有血煙草

    居永壽告訴我說,因為地理原因,全世界只有紐城這個地方產血煙草,而且數量極其稀少,滿共只有十幾株,還被布雷都移植到自己家后院了。

    我立刻奇怪地問:“布雷要這玩意兒干嘛,他們也不用通天丸啊。

    ”

    “是不用啊。

    ”居永壽說:“可是洪社需要,之前南哥千方百計在紐城弄了幾株,被戰斧的人給知道了,布雷雖然不清楚這玩意兒有什么用,但就是想給洪社造成一些阻礙,所以就全收攏起來了”

    我一聽,立刻笑著說道:“知道在哪還不好說,等我來個半夜竄到布雷家去,全偷出來不就好啦”

    “哪有那么容易”居永壽搖著頭道:“那可是血煙草啊,但凡能偷出來,南哥早就動手了,還輪得著你啊”

    “到底怎么回事”

    “紐城距離盛頓城非常的近。

    ”居永壽說:“戰斧相當看重,尤其是搜刮了所有的血煙草后,戰斧知道這玩意兒對洪社來說很重要,近年來每三天派一批x級改造人過來,協助布雷一起駐守紐城,想潛到他家里,難如登天啊,南哥都做不到。

    ”

    提到x級改造人,我就想起艾力克了,當然也想起了其他的x級改造人。

    這事確實棘手,x級改造人雖然極不穩定、幾天就死,但是勝在數量眾多、源源不斷,就連陳近南都不敢輕易到盛頓城去,洪社至今也沒在盛頓城建立分會。

    沒想到紐城也有啊。

    怪不得居永壽能被逼到這個程度,確實太困難了。

    “那怎么辦”我問居永壽。

    “你可算問著了。

    ”居永壽嘿嘿笑著說道:“今天晚上布雷請我吃飯,到時候你就假裝是我小弟,跟我一起到他家里,席間你找機會探探他家,可能的話就把血煙草偷出來唄。

    ”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雖然非常冒險,但也有機會啊。

    但我還是相當驚訝,瞪著眼說:“布雷請你吃飯為什么啊”

    戰斧和洪社不是死對頭嗎,布雷和居永壽斗了很多年,還把居永壽逼到這個村莊,怎么又請他吃飯了

    被我這么一問,居永壽反而沉默了,一張臉垮得很難看,半晌才嘆著氣道:“兄弟,我給咱洪社丟臉啦”

    我當然皺起眉頭,問他什么意思

    “這些年來,洪社日漸壯大,在各個地區都取得了驕人的成就,在全世界也異軍突起、名頭漸響唯有我,過得是一天不如一天,還被布雷趕到了這個鳥不拉屎的破村莊你以為他真的是覺得我沒威脅,所以才不下死手的嗎錯了,除了這個原因以外,他是想留著我,羞辱我啊

    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把我叫到他家里去,讓我給他端茶遞水、洗衣做飯,做得都是仆人和下人的活我可是堂堂洪社紐城分會的老大啊,竟然要受這種侮辱可我沒辦法啊,為了有朝一日能夠殺回紐城,我一直在忍耐、忍耐兄弟,這事我誰都沒有說過,南哥也沒說過,老婆和兄弟也不知道,就是怕大家瞧不起我,覺得我丟洪社的臉你可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講啊”

    說到這里,居永壽撲到桌上,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這么大年紀的一個老人,哭得愣是像個小孩子一樣,一邊哭還一邊狠狠捶著桌子。

    我當然整個人都沉默了。

    居永壽的哭聲響徹整個小屋,院子里依舊傳來狗叫和小雞的叫聲,可怎么也掩蓋不住居永壽的悲涼。

    這簡直就是現代版的勾踐啊,只是不知道居永壽的臥薪嘗膽,能否等來報仇雪恨的那一天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長長地嘆了口氣,輕輕拍著居永壽的肩膀說道:“沒事,咱們今晚把血煙草搞出來,再弄到佛仙根和涅槃淚,煉出幾顆通天丸來,干死那個布雷”/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富之不驕虐情

手機上http://www.cqrjal.co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江苏体彩11选5任务最大遗漏 股票分析分哪几个方面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远 内蒙古11选五玩法 广东36选7玩法详细介绍 2019年群英会玩法规则 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 佳永配资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二人 有哪些股票融资公司 江西快3形态走势图 股票怎么入门 河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体彩陕西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近一百期 浙江20选5走势图风采网 假钱掉色还是真钱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