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撫琴的人 > 1485 跋山涉水

1485 跋山涉水


    這一巴掌,扇得我臉火辣辣疼

    我捂著自己的臉,吃驚地看著魏老,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魏老卻還一臉怒色,狠狠叱道:“昨天晚上,你都干了什么”

    我明白,陳冰月還是捅到魏老那里去了,那娘們可真是個白眼狼,我好心好意地對待她,結果她卻倒打一耙。我很惱火,但也說不出什么,只能悶著聲不吭氣。

    魏老推了我一把,將我推到屋中,接著他也進來,把門關上以后指著我說:“張龍啊張龍,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陳冰月下手”

    這一句話把我給整懵了,我疑惑地問:“什么意思”

    “還什么意思”魏老說道:“你披了魏子賢的皮,就真把自己當我孫子了嗎你竟然敢讓陳冰月陪著睡覺,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讓陳冰月陪著睡覺

    這都哪跟哪啊

    我立刻解釋道:“我沒有”

    接著,我便把昨天晚上的情況,詳細地給魏老講述了一遍。

    魏老聽完之后,當然大吃一驚,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反復問了我好幾遍。

    我很認真地說:“千真萬確,不信你可以叫陳冰月來對質,我要是有一句謊話,天打五雷轟”

    這時我才知道,不是陳冰月跟他說了什么,而是魏家的人和他說了昨晚的事。魏老想當然地以為我是色膽包天,叫陳冰月來陪我睡覺,發生了点不愉快,陳冰月才到處叫喚,說我不是真正的魏子賢。

    怒火攻心的魏老,不問青紅皂白就來扇了我一個巴掌。

    真的,也就是他,換成別人我可不干

    當然,我也不用干什么,魏老受到的打擊已經不小。魏子賢和陳冰月的私密,魏老肯定是不知道的,平時看著兩人相敬如賓,話都不說幾句,哪里知道私下會是那個樣子

    要不是我成為魏子賢,魏老永遠都不可能知道這個事情。

    關鍵是魏子賢的所作所為,著實有点向“變態”的方向發展了,作為爺爺怎么能不焦慮、不痛心。

    而且他還沒法問、沒法說。

    怎么問,怎么說

    多尷尬啊

    魏老作為至尊,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無論國內的各種斗爭,還是國際上的云詭波譎,多少黑暗的人心、離奇的故事都見識過,早已變得云淡風輕、波瀾不驚,但涉及到自己的親孫子,他突然就不會了,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請個心理醫生,還是和他促膝長談,或是完全不管

    “整個過程就是這樣。”我對魏老說道:“就因為我執意不肯,甚至讓她穿上衣服離開,她才看穿我不是魏子賢,并且跑到院中大呼大叫。”

    魏老的臉色不太好看,但還是沉沉道:“陳冰月那邊,我會跟她說的,讓她不要再懷疑你另外,如果她還有什么異常舉動,你可一定一定要拒絕啊,然后盡量離她遠点,千萬別做出什么事來不然的話,我不會放過你”

    之前魏老自信滿滿,認為兩個孩子肯定沒事,但他哪里知道私底下都這么放縱了。

    現在不行了,他很擔心我會給魏子賢戴綠帽子。

    真想干什么的話,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我也說道:“您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魏老点了点頭:“你能到走到今天這步,我對你的人品也很放心。”

    魏子賢的心理問題,魏老暫時沒法處理,而且也沒到處理的時候,所以他暫時拋開這些,對我說道:“你和寧公子怎么樣了”

    “相談甚歡。”我說:“我們還約好三天后一起去打獵。”

    “可以,多在一起玩玩,一定要弄清楚寧老的那個私生子是怎么回事,還有薩姆這個家伙究竟在哪”

    “好的。”

    魏老說完,轉身就要離開,而我不動聲色地揉了下臉。

    魏老當然看到了,粗聲粗氣地說:“行了別揉了,剛才是我的錯,但我不會跟你道歉的,我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給你道歉”

    魏老嘟囔著,離開了。

    我也哭笑不得。

    據我所知,魏子賢是不練功的,甚至像寧公子那樣的練拳都沒有,頂多跑跑步、健健身。所以我想練功,還得找個沒人的犄角旮旯,省得被人看出疑点和破綻來。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我距離天階中品已經越來越近,當然非常欣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肯定會是我們這些人里,除二條以外第一個突破天階中品的

    當然,也確實是難,到了天階,每一步都如同登天,要不是潛龍之體發揮作用,我也不可能有這么快的速度。

    魏老的背書也很有用,當天下午,陳冰月就來給我道歉了。

    當時我剛睡完午覺,準備起床去跑跑步,有人突然敲門,我還以為是下人來送点心,便說了聲進。

    結果門推開了,是陳冰月。

    陳冰月換了一身衣服,顯得端莊而又大氣,當然也很美麗。

    長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啊。

    陳冰月進來后,先看了我一眼,接著來到我的身前,低眉順眼、小心翼翼地說:“對不起啊,昨天晚上是我錯了,魏爺爺已經教訓過我了”

    看到陳冰月,我又氣不打一處來,昨晚我也是為她好吧,結果她反咬我一口,跑到院子里大聲說我不是魏子賢。得虧魏子賢的父母親不在家,否則他倆隨便一問,我就要露餡了。

    簡直是害我啊

    以后再也不圣母了,她想被魏子賢打,那就打吧,她想給魏子賢當女仆,那就當吧。

    我都不想多搭理她,冷冷地道:“行了,沒什么事,你先走吧。”

    “子賢,我真的錯了,你別趕我走嘛”陳冰月撒起嬌來,蹲在我的身前,把臉放在我的腿上,“子賢,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我是真想呆在你的身邊,一步都不想離開”

    看她這樣,我只覺得悲哀,看來昨天幾次勸說都沒有用,我希望她能有自己的尊嚴,但她自己就先折彎了腰、打斷了腿。

    我剛想說点什么,突然感覺不太對勁,眼睛稍稍一瞥,就看到窗戶外邊站著個人,正是魏老悄悄往里看著。當時我那個哭笑不得啊,好歹也是至尊,怎么還干這種事情,果然涉及到自己的孫子,就什么都顧不上了啊

    我知道,魏老是怕我對陳冰月做什么。

    我便把陳冰月推開,并且起身走到一邊,冷冷地道:“我再說一遍,沒事了,你可以走了,我現在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來招惹我”

    陳冰月沒話說了,只能嘆了口氣,低著頭灰溜溜離開了。

    至于窗外的魏老,也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顯然很滿意我的所作所為。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也沒和陳冰月見面,她好幾次要來找我,但都被我拒絕。我琢磨著,就這么冷淡著,等真正的魏子賢回來,他倆再和好吧。寧公子倒是給我打過幾個電話,噓寒問暖的,問我怎么樣,我說挺好,就是有点無聊。

    寧公子笑著道:“等去打獵,你就不無聊了。”

    我知道,打獵也是他們這些二代的愛好之一,一般是在郊外,有專門的獵場,故意放些野生動物,野兔啊、野雞啊,還有香樟和鹿。據說要是有高手陪伴的話,放幾只熊和野豬出來也有可能。

    這項運動并不是近幾年才興起的,而是有著相當古老的傳統,古代的王公貴族就熱衷這個,一直傳到現在也很流行。

    當然,這也不是普通人能玩起的,隨便一支好点的弓弩,價格都在五位數以上,更好点的六位數都有可能。

    總之,這是一個能和寧公子接觸的機會,所以我欣然同意了。

    寧公子也希望和我多接觸,我倆算是不謀而合。

    到了那天,寧公子親自開車來接我,一輛橘紅色的牧馬人,倒也不是多好的車,都有点配不上寧公子的身份。不過,寧公子還是很喜歡的,用來爬山涉水也夠用了。

    當天要去的人有很多,差不多幾十號人,都是天城頂級圈子里的二代,浩浩蕩蕩出動十多輛車,基本都是越野性能比較好的。

    我坐在車上,和寧公子有說有笑,別看天城平時堵得不行,這些車子卻是一路暢通無阻,兩三個小時過后,就到達了目的地郊外的白云山。一直走到車都很難行進的時候,一座十分隱蔽的獵場便出現在我們眼前。

    一個胖乎乎的中年人已經等待許久,看到我們到了,立刻迎了上來,笑呵呵道:“魏公子、寧公子你們都過來啦”

    寧公子說:“張老板,前幾天不是就跟你說好了嗎”

    “是啊,我這也準備周全了,保證讓各位玩得開心”

    張老板回頭,帶領我們走進獵場。

    寧公子悄聲對我說道:“這家伙以前職位也不低,后來得罪了我爺爺,就被貶到這里來啦”

    我看著張老板雖然很胖,卻極度殷勤的身影,只能暗暗嘆了口氣。/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作者的話: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推薦一款實用返利購物APP各手機應用商店搜索“實惠民”下載邀請碼888

手機上http://www.cqrjal.co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江苏体彩11选5任务最大遗漏 北京快乐8诈骗 玩秒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网络娱乐平台赢钱给吗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风釆网 期货配资玩法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149 三分彩开奖记录 青海快3今天推荐号 11选五浙江走势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非凡 谷歌股票代码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 黑龙江省福彩22选五走势图 股票行业指数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今天 888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