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撫琴的人 > 1484 他不是魏子賢

1484 他不是魏子賢


    如果是我平時睡覺,肯定沒人能夠輕易接近我的,但一來這是魏家,肯定非常安全,二來我喝了不少酒,確實比平時要遲鈍些。

    溫軟的身子在我身上蠕動,讓人沉醉的幽香侵入鼻間。

    是個女人。

    臥槽

    這特么是什么情況,難道魏子賢在家還有這個待遇

    我腦海中瞬間閃出許多齷齪想法,一些王公貴族家里是有通房丫頭的,比如紅樓夢里的賈寶玉,就和幾個丫鬟不清不楚難道魏家也有這個門風,晚上會有人陪魏子賢睡覺

    真是這樣的話,魏子賢可以做,我肯定不能做,我是張龍

    我趕緊將身上的人推開了,低聲問道:“誰啊”

    “是我”一個輕輕的聲音響起,又靠過來。

    黑暗之中,我的視線慢慢清晰,眼前的人讓我嚇了一跳,竟是陳冰月

    陳冰月身上穿著很少的衣服,幾乎只遮住重點部位,纖細的腰肢、修長的雙腿,在我眼皮底下一覽無余。之前看她外表,就知道她身材不錯,現在更是清晰地顯現在我面前。

    我都有點臉紅心跳,趕緊挪開眼睛,說你怎么來了

    “不是說好了嗎我隨后來找你”

    陳冰月又爬過來,抱住了我。

    之前我倆分別的時候,陳冰月確實說了隨后找我,但我以為就是普通的客氣話,沒想到陳冰月真的來了,還是大半夜的爬我床上

    陳冰月的身子溫軟、皮膚細膩,哪怕不用眼瞧,也知道她是個完美的女人。

    真的,我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不知道多少男人能在這種場合下還把控得住,好在我是其中之一。

    我趕緊把陳冰月推開了。

    陳冰月很意外:“怎么啦”

    我還是不看她,說:“沒什么,就是不合適,咱倆還沒結婚呢好了,你先回去吧,以后別這樣了,還不到時候呢”

    我不光這次拒絕她,以后也拒絕她,省得再有這種麻煩。不只是因為我心里有程依依,退一萬步說哪怕我沒對象,也不能做這種事啊,我又不是真正的魏子賢,我只是個掛皮的啊,真對陳冰月做了什么的話,魏老還不活活吞吃了我

    當然,我也不會允許自己做出這么喪德的事。

    聽了我的話后,陳冰月并沒離開,反而長長地嘆了口氣。

    “我知道啦”她說著,往我手里塞了個東西。

    “”

    我很奇怪,低頭一看自己的手,竟然多了一根木棍。

    木棍

    這是什么玩意兒,這是什么意思

    我再扭頭一看,就見陳冰月已經趴了下來。

    “來吧。”

    來吧什么來吧

    在我還迷茫的時候,陳冰月繼續說道:“你不是很喜歡打我嗎,每次回來都會打上一次當然,我希望你這能輕點,別像以前一樣打得太狠,疼一點我倒是能接受,就是傷要很久才能恢復”

    什么

    我的腦子頓時嗡嗡直響,我也不是個小孩子,當然知道這是什么意思

    看樣子,魏子賢和陳冰月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子了,而且魏子賢下手還特別狠,每次都把陳冰月打得傷痕累累。我靠,這是什么神經病啊,心里陰暗有毛病嗎,這么如花似玉、溫順如水的未婚妻,魏子賢怎么能下得了這樣的手,是太壓抑了么

    有些愛好在夫妻之間是存在的,但要建立在雙方都愿意,而且不會傷害誰的情況下。

    但從陳冰月的話聽,魏子賢已經很過分了,而且陳冰月也不愿意,只是為了配合魏子賢才答應的。關鍵是,魏子賢和陳冰月都這樣了,還在外面把她當做下人一樣對待,簡直不是個東西啊。

    我不像童耀和何紅裳那樣痛恨渣男,不至于到處去殺渣男,但我也接受不了魏子賢的行為,看著唯唯諾諾、惶恐緊張,甚至有些瑟瑟發抖的陳冰月,我氣得手都在發抖了。

    魏老之前讓我不用擔心,說魏子賢和陳冰月并不熟悉,而且相敬如賓,不會有太親熱的動作。

    現在看來,魏老對自己的孫子完全不了解啊,更不知道魏子賢私底下有什么嗜好

    我也是成為了魏子賢,才知道他身上還有這么多的秘密。

    說真的,我都開始心疼陳冰月了,我知道她這么做,是想保住陳家的地位,才會在魏子賢身前這么低三下四。我不管魏子賢是怎么對她的,反正我是做不出這種事,于是我把木棍扔掉,接著“嘩”地掀起床單,蓋在了陳冰月的身上。

    陳冰月回過頭來,十分詫異地看著我。

    她的身體不再暴露,所以我也敢看著她了。

    黑暗之中,我看著她,很認真地說道:“冰月,之前我和你說過了,我和以前已經不一樣了。我希望你以后也別再這樣,我希望你能做自己,在我面前不要這么卑微,哪怕以后我讓你干什么,只要你不愿意,就可以對我說不”

    陳冰月呆呆地看著我。

    auz.com

    “答應我”我很認真,我不是灌什么雞湯,而是我實實在在覺得,這是每一個人應有的尊嚴。

    我以為陳冰月會醒悟的,但她看了我許久后,突然說了句讓我毛骨悚然的話。

    “你是誰”

    “我我是魏子賢啊”

    “不,你不是魏子賢”陳冰月坐了起來,聲音有些顫抖地說:“你不可能是魏子賢,魏子賢不是這樣的人,你到底是誰”

    一股涼氣直串我的頸椎。

    我的冷汗都下來了。

    “你到底是誰”陳冰月猛地躥下了床,“噔噔噔”往后退了幾步,順手撿起地上的衣服,很快地給自己穿好了。

    “我是魏子賢。”我故作鎮定地說。

    “不,你不是”陳冰月堅定地說:“魏子賢絕不是這樣的”

    說著,陳冰月突然拉開了門,奔到門外大聲喊道:“來人啊,來人啊”

    天,她在干些什么

    我本來就很心虛,她還說這些話,我趕緊追了出去,一手將她抓住,并且捂住了她的嘴。

    但還是遲了,陳冰月這么一叫喚,許多人都走了出來,魏家的護衛、下人,還有魏老的叔伯子侄,雜七雜八地一大堆,看到我們兩個拉扯在一起,驚訝地詢問我們怎么回事

    陳冰月猛地把我推開,指著我說:“他不是魏子賢”

    我的腦子“嗡”一聲響,卻又沒辦法當著眾人的面做什么,只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身子就像僵了一樣。

    但我就是魏子賢,和魏子賢長得一模一樣。

    “冰月,你在說什么,他就是魏子賢啊。”

    “冰月,你什么時候來的”

    “冰月,你晚上不是還和子賢一起參加聚會了嗎,這是怎么回事”

    陳冰月急得都快跳腳了,指著我說:“他真的不是魏子賢,今天從接他的時候,我就覺得他不對勁,后來我愈發肯定,他真的不是魏子賢,雖然他和子賢長得一模一樣,但他絕對不是子賢”

    陳冰月說話都語無倫次了,反反復復說我不是魏子賢。

    大家只覺得奇怪,紛紛詢問陳冰月是不是喝多了,或者是做噩夢了,怎么說這樣奇怪的話。

    “你們快給魏爺爺打電話”陳冰月急得都快哭出來了:“我發誓,他真的不是魏子賢”

    陳冰月好歹地位非凡,既是魏子賢的未婚妻,也是陳家的掌舵人,大家不敢說什么重話,又問我是怎么回事。

    我冷冷道:“沒什么,她喝多了,將她送回去吧。”

    這畢竟是魏家,魏老又不在家,魏子賢說話一言九鼎,幾個人立刻走上來,架著陳冰月要送她回去。陳冰月雖然不愿意,還使勁掙扎著,但哪里能拗過幾個大漢。

    “我沒有喝多,我今晚根本沒喝酒,他真的不是魏子賢,你們一定要相信我啊”

    不管陳冰月怎么說,還是被幾個人拉走了,聲音越來越遠。

    現場眾人面面相覷。

    “沒事。”我說:“她發癔癥了,明天就好了,都回去休息吧。”

    說著,我便返回屋中,關上了門。

    還好魏子賢的父母也都是高官,常年忙著工作不在家里,否則我真擔心自己會被提去問話。

    躺在床上,空氣中還有些陳冰月身上的幽香,雖然麻煩暫時解除,我卻有點懊惱,真不該和陳冰月說那么多廢話的,麻溜地讓她滾蛋不就完了,反正她也習慣魏子賢粗暴地對待她。

    我就是太圣母了

    這回好了,陳冰月知道我不是魏子賢了,雖然她沒什么證據,但是難保她會胡亂說話。

    好在應該沒人信她,魏老會給我撐腰的。

    只要魏老認我,管別人怎么樣

    這么想著,我便漸漸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床洗涮,準備找個地方練功,不管我是什么身份,練功都必不可少。

    當然,還是避著點人。

    我剛一開門,就看到了站在門外的魏老。

    魏老滿臉怒火,正狠狠地瞪著我。

    “魏爺爺”我心里一個咯噔,差點叫錯稱呼。

    魏老并沒說話,而是抬起手來,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

    “啪”/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

手機上http://www.cqrjal.co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江苏体彩11选5任务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