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撫琴的人 > 1483 鞋有點臟 為85000金鉆加更

1483 鞋有點臟 為85000金鉆加更


    從我參加完自己的葬禮,再到周游各地,最后回到天城,也就半個月的時間。

    在這半個月里,沒有任何人脈基礎的莫魚,竟然混進了魏老的聚會里,雖然還沒進入頂級的二代圈,但已經相當厲害了,讓我不得不服。

    這樣的人才,整個華夏能有幾個

    這種角色,在道上稱為草鞋,專門負責交際,像莫魚這樣子的,簡直是金草鞋了。

    不過,我還不能幫他引薦,因為我是魏子賢,魏老的親孫子,一向眼高于頂、為人高冷,不能做這樣的事,起碼暫時不能,只能等以后了。

    即便如此,莫魚已經很開心了,畢竟拿到了我的電話號碼,還得到了我暗中的支持。他來天城這么多天,今天必定是收獲最大的一次莫魚并沒多打擾我,非常懂得進退,和我道了個別,很快就離開了。

    我看得很清楚,他果然去了層次較低的一個人群層次較低只是相對寧公子他們來說,其實能夠參加魏老的聚會,已經相當了不起了,在天城乃至整個華夏也是橫著走的。

    我則繼續朝著寧公子等人走去。

    寧公子等人沒注意到我,他們圍成一圈,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走過去,發現寧公子坐在椅子上,那這杯酒正在自飲,面色顯得十分難過,眼都有点紅了。

    我還納悶他怎么了,就聽到其他人正安慰他。

    “寧公子,為了個女人,沒必要這樣子的”

    “是啊,以您的身份,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啊”

    女人

    我似乎意識到怎么回事了。

    寧公子長長地嘆了口氣:“她是我師父的女朋友,按理來說我不該染指的,可我師父已經死了,而且我師父臨死前說過,讓我務必照顧好她我倒也沒想怎么樣,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就越來越想她了,給她打過幾個電話,可她始終都很冷漠,不怎么搭理我我也覺得自己不是東西,怎么能打她的主意”

    眾人又七嘴八舌起來。

    “寧公子,張龍已經去世,追誰絕對是你的自由,不用那么大的心理壓力。不過,如果她不愿意,你就別費那個勁了,一個漂亮女人,不值得你寧公子這么上心啊”

    “是啊,天底下的女人多了,你寧公子勾勾手指頭,還不成群結隊地來”

    寧公子搖著頭,苦惱地說:“不一樣,不一樣那些女人和程依依怎么比,她們連程依依的一根頭發絲兒都比不上。”

    “寧公子,你這應了一句老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得著不如偷不著。其實我覺得吧,你也沒多喜歡程依依,大家都見過程依依,確實挺好看的,是個標準的美人了,但也沒到天姿國色的地步吧,還不至于讓人魂牽夢繞、茶飯不思你就是因為得不到她,才愈發地想念,有点鉆牛角尖。”

    “沒錯,對你來說,得不到的才是最寶貴的,有朝一日要是真得到了,就會感覺也沒什么寧公子,別傷心了,多和其他女人玩玩,忘了程依依吧”

    看看,這就是頂級二代的素質,一個個還是三觀挺正的。

    我也認同他們說的,寧公子喜歡程依依,這事我一直都知道,但也不至于是要死要活的那種喜歡。只是我“死”以后,寧公子的心思開始活泛,卻遭到程依依的屢次拒絕,讓他愈發覺得挫敗和痛苦,也就愈發想要得到程依依了。

    我希望大家的勸阻能有效,否則寧公子還會繼續吃癟。

    寧公子卻嘆著氣說:“最讓我難過的不是這個好吧雖然我師父已經死了,可我爺爺的氣并沒全消,還遷怒到了龍虎商會,覺得龍虎商會沒一個好東西。他得知我近幾天一直聯系程依依,更是氣得不輕,罵了我好幾次,說我分不清好賴人,是個十足的蠢貨和白癡你們說,我真的錯了嗎,難道我也去和龍虎商會作對,就符合我爺爺對我的期望了”

    聽到這樣的話,我的心里砰砰直跳,我沒想到我已經“死”了,寧老卻還不肯罷休,竟還想著對付龍虎商會

    我是真怕寧公子被寧老說服,加入到和我們作對的陣營中來

    眾人也是面面相覷,畢竟這涉及到寧老和龍虎商會,誰也不敢亂說什么,“謹言慎行”是他們的必修功課。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打破了沉默。

    身后響起聲音:“子賢,你回來了”

    我回頭一看,發現是陳冰月,不知什么時候,她已經站在我的身后,一臉愧疚,甚至有些恐慌地說:“不好意思,我剛休息了下,沒看到你回來”

    我很無語,你可是華夏五大家族之一,陳家的掌舵人啊,理論上說,能和魏老、陳老等人平起平坐,就算是有前輩、晚輩之別,可你也是魏子賢的未婚妻,最起碼和魏子賢是平等的,干嘛要這么低三下四、小心翼翼的呢

    我這個旁觀者都看不下去了。

    我搖搖頭,說沒事,我也是剛過來。

    我和陳冰月一說話,眾人也都發現了我了,紛紛回過頭來。

    “魏公子,你來了啊”

    “魏公子,咱們繼續喝酒”

    寧公子都擦擦通紅的眼,也端了酒來到我的身前,笑著說道:“魏公子,咱們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低氣壓被一掃而光,身邊再次充滿歡聲笑語,這個圈子的中心也再次成了我。

    有句話說的好:你站在二樓往下看都是垃圾,站在十八樓往下看都是風景。

    #97;#117;#122;#119;#46;#99;#111;#109;層次決定一切。

    到了魏子賢這個級別,沒人在他面前找不痛快,更不敢讓他不痛快,無論有什么苦都得憋著,用最真誠的笑容來面對他

    我也假裝不知之前的事,畢竟我是魏子賢,不是張龍。

    我笑著說:“好,咱們喝。”

    這場聚會持續到晚上十二点多,才散去了。

    我喝得微醺。

    陳冰月攙著我走出酒店,眾人站在門口向我告別。

    “魏公子,有空一起玩啊”

    “魏公子,回頭再聯系你。”

    “魏公子,回去早点休息”

    太多熱情和暖心的話語了,像魏子賢這樣的人,大概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聽過難聽話吧

    所有人都對他好,所有人都對他笑,這個世界處處充滿善意,簡直沒有比這更爽的生活了。

    同人不同命啊,除了羨慕還有什么

    魏老沒有上車,他還有点公事處理,我和陳冰月先回家。

    陳冰月本能地想往我肩上靠,但被我拒絕了,陳冰月也沒說什么,只是默默地低著頭。

    我估摸著,魏子賢應該平時就這樣吧,倒是省了我不少解釋的力氣。

    車子一路前行,先經過了陳家,我讓司機停車。

    “早点休息。”我對陳冰月說。

    陳冰月卻很意外地看著我。

    我很疑惑:“怎么”

    “以前以前都是我先把你送回家,然后我才回去”

    我在心里“靠”了一聲,魏子賢啊魏子賢,你一個大老爺們,還讓未婚妻送你回去,還是個男人嗎

    我笑起來:“我說過了,我變了啊。沒事,快回去吧,今天晚上你也累了。”

    按理來說,我該和魏子賢人設一致,但我實在做不出這種厚臉皮的事來。

    陳冰月穿著高跟鞋,在我身邊站了足足一個晚上,我都不敢想象她的腳有多疼。

    陳冰月意外又詫異地看著我,但最終還是打開車門下去了,我也跟著下去,目送她進家門在我看來,這是正常的男性禮儀。陳冰月先是回頭,驚訝地看了我一眼,接著眼睛一瞥,又看到了我的腳。

    “鞋有点臟,我幫你擦一下。”

    陳冰月從隨身帶出的挎包里,拿出張濕巾紙來,小心翼翼地蹲下,給我擦拭起來。

    我終于忍不住了,我不知道她怎么會這樣的,也不知道魏子賢平時是怎么對她的,但我作為一個男人,一個正常的男人,不可能允許這種事的發生

    我立刻將她攙起,扶著她的肩膀說道:“陳冰月,你聽好了,你是我的未婚妻,還是陳家的掌舵人,不能這么低三下四挺起你的胸膛,你不比任何人差,更不比任何人低還有,我說過了,我已經變了,和以前不一樣了,在我面前不用這樣”

    雖然我是暫時的,將來真的魏子賢回來,可能還會一如既往,但我還是希望陳冰月能挺起腰桿做人。

    你是未婚妻,不是女仆人

    陳冰月顯然嚇到了,呆呆地看著我,有些不知所措。

    “回去休息吧。”我說。

    “那我隨后再去找你”陳冰月輕輕地說。

    我也隨意“嗯”了一聲。

    陳冰月側過身來,在我臉上親了一下,接著轉身走進陳家。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好在這是魏子賢的皮,不然做錯這種事情還挺對不起程依依的。

    我轉身上車,回魏家了。

    我有自己的臥室,收拾的干凈整潔,第一次在魏家睡,感覺還是挺奇妙的。洗過澡后,看著鏡中自己帥氣的臉,直到現在仍舊難以相信自己是魏子賢,華夏第一公子

    不過到底喝了点酒,還是挺困倦的,早早就躺下睡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覺得床上有些異動,似乎有人正在我被子里爬著,最終爬到了我的身上來,一股幽香也瞬間侵來

    skbznaitoaip/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作者的話: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推薦一款實用返利購物APP各手機應用商店搜索“實惠民”下載邀請碼888

手機上http://www.cqrjal.co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江苏体彩11选5任务最大遗漏 幸运28评测网9azz 支付宝怎么买股票 股票分时图和k线图 浙江快乐十二手机版 广西快三网址下载 股票股票开户 赌博官方导航 查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 pk10走势图怎么看 怎么看股票k线图 蹦蹦网和pc蛋蛋 河南快3预测 北京赛车基本走势图 股票指数期货的功能 安徽扑克牌玩法有哪些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