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夜輕歌妃子笑小說姬月 > 第3188章 破碎的青蓮王冠

第3188章 破碎的青蓮王冠


    等隋靈歸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在畏懼一個后輩的眼神時,頓時感到了無比的羞恥。

    隋靈歸怒視姬月,充斥著殺氣。

    “隋族長若是不信,大可一試,不過,我怕族長沒了命。”

    姬月冷笑,將狂傲二字演繹得淋漓盡致。

    她乃通天境強者,區區后輩竟敢大言不慚說她會沒了命。

    隋靈歸是憤怒的,讓她更加絕望的時,此刻應該為了青蓮族長的顏面給這小子一點兒教訓,偏生不敢出手,靈魂都在顫動。

    興許,在她潛意識的深處,已經相信了姬月的話,若是出手,真的會沒命的。

    隋靈歸為了顏面,還在硬撐:“血魔,你是個聰慧的女人,你知道該怎么做,立誓吧。”

    輕歌依偎在姬月身旁,慵懶地垂著眸,輕蔑地看了眼隋靈歸。

    “夠了”

    東陵鱈從平地躍上城墻,“隋族長,回族吧。”

    “王上,這件事,不容馬虎。”

    隋靈歸道。

    東陵鱈右手掌心攤開,王的冠冕出現在東陵鱈的手上,東陵鱈猛地把王冠砸在地上,怒視隋靈歸:“隋族長,我問你,我是傀儡,還是青蓮王

    若族長事事以自己為先,認為我的想法可笑不上臺面,既然如此,那這個青蓮王我不當也罷。

    隋族長,你若喜歡,你自稱青蓮王豈不是更好,何必在期待我實力的同時,又踐踏我的尊嚴。

    我是個王嗎

    我是你的奴吧。”

    東陵鱈凄涼一笑,沿著城墻而走,幾起幾落消失在世間。

    “七族老,帝師,快,快去追王上”

    隋靈歸慌了。

    七族老和攝政王一同朝著東陵鱈的方向掠去,東陵鱈一路狂奔,只愿消失在所有人的眼里。

    沒人找得到他,哪怕是七族老和攝政王。

    半日過去,七族老和攝政王都已回來,俱是搖頭。

    隋靈歸腿一軟險些摔倒:“王上怎可耍孩子脾性”

    “你從未了解過他,你又有資格去評判她”

    輕歌冷笑:“你以為你是大愛,兼濟天下人,其實你的做法才是自私透頂。”

    輕歌冷聲道。

    姬月拍了拍輕歌的肩,給了墨邪一個眼神后便沿著東陵鱈消失的方向追去。

    輕歌指尖微涼,東陵鱈若想藏起來,旁人是找不到的,姬月能夠找到嗎

    輕歌穩住了慌亂的心,墨邪悄然間來到她的身旁,姬月和東陵鱈都已不在,能保護她的人只有墨邪。

    “青蓮王可不是尋常人能當的,他只是太壓抑了。”

    墨邪道。

    輕歌與之對視一眼,會心一笑。

    輕歌呼出一口氣,緩步走向城墻,隋靈歸抱著頭蹲在角落里,慌到手都在發顫。

    她并非冷血不在乎東陵鱈的感受,只是過于愚昧自私罷了。

    輕歌猶豫少頃,還是決定在隋靈歸的身旁蹲下,墨邪、老祖宗都是著急地看過去,夜蔚即便一身修為被廢,也擺出蟄伏的姿勢,忌憚地看著隋靈歸。

    攝政王面上的深淵里,藏著詭譎難測的算計,漆黑之下,一雙陰鷙的眸細細觀望著輕歌。

    “你何不相信他一回”

    輕歌問道。

    隋靈歸看向輕歌的瞬間,出手扼其喉,將輕歌抵在墻壁上。

    墨邪震怒,正欲沖向隋靈歸時,輕歌淡漠地看著墨邪,墨邪腳步頓住,驀地沉默。

    隋靈歸卯足了勁恨不得立刻將輕歌掐死:“妖女,該死”

    輕歌面無表情,眼神冷漠如冰,輕睨隋靈歸。

    “你不怕死”

    隋靈歸稍稍松了手,“你是在質疑我身為青蓮族長的能力”

    “若你有著足夠的能力,而今的青蓮,何至于一直衰敗,在沒有青蓮王的那段日子,你雖然和帝師在把持著青蓮,但不可否認的是,青蓮一直在衰敗,的確還是千族之王,卻是早已沒了萬年之前的輝煌。

    隋族長,你是否有這個能力,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輕歌冷笑道。

    隋靈歸伸出了另一只手,兩只手一起掐著輕歌的咽喉:“蔑視青蓮一條罪名,足以要你不得好死。”

    “縱然我被千刀萬剮,能改變得了你的能力嗎”

    輕歌嘲弄地道。

    隋靈歸還在加深力道,輕歌閉上了眼:“殺了我,你活不了。”

    “是嗎

    那便看看,我能不能活”

    隋靈歸心生殺意,陡然間,腦海里出現一雙異瞳,如死神般在罪惡的煉獄凝望著她。

    頓時,隋靈歸松開了手,惶恐地看著輕歌。

    輕歌脖頸上已有一圈紅痕,輕歌淡定地揉了揉,撒上一些藥粉掩蓋痕跡,再消散掉藥粉的味道。

    小月月看到了,一定會心疼的。

    “你一直在質疑青蓮王,可你從來沒有質疑過自己,青蓮王若是庸俗軟弱之流,當年三鼎大戰怎能保下太平

    縱然萬年過去,他卻沒有變過。

    因為他的實力暫時沒有回到巔峰,你便擅作主張,挾天子以令諸侯,最可怕的是,你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青蓮太祖有言,吾日三省吾身,太祖尚且如此,你區區族長何曾做到

    你是否愧對青蓮太祖”

    這一番話,輕歌不得不說出來。

    不給隋靈歸一劑猛藥,就算姬月找回了東陵鱈,在青蓮的日子,東陵鱈始終壓抑。

    然而青蓮一族是東陵鱈的宿命,輕歌就算有逆天的本領,也改變不了他的宿命。

    “你胡說我是太祖欽點的人,我”“太祖知道你做的這些事,都要從棺材里爬出來了。”

    說這句話的人,是邪殿族老。

    輕歌起了身,坐在城墻上,任由風吹,望向了墨邪:“有酒嗎”

    墨邪一愣,把酒壺拿出,遞給輕歌。

    輕歌握著酒壺,仰頭一飲,瞇起迷離的眼,望著城邊落日。

    “隋族長,若連你都在排斥青蓮王,他在青蓮的日子,該有多么難熬呢。

    你不能拿萬年前的標準對待他,他現在實力不強,不是天賦極差,正是他為了天下蒼生粉碎于三鼎之戰。

    你難道不應該心疼他嗎

    何必處處逼他

    若他醒悟,他會清楚,如何成為青蓮王。

    他需要的,不是你的逼迫,你的壓抑,你的憤怒,而是你的溫柔,你的保護,和你的安慰。”

    額一壺酒一口飲盡,輕歌舒適地躺在了城墻上,讓人惶恐,生怕她會掉了下去。/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愛得好累還要愛

手機上http://www.cqrjal.co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江苏体彩11选5任务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