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刁民 > 章節目錄 第兩千零九章 騎士長的投名狀

章節目錄 第兩千零九章 騎士長的投名狀


    離開沙灘后,克萊蒙特在附近的一家五星級酒店要了一間房,坐在房間陽臺上喝著紅酒,沙灘上的一切景象盡收眼底,自然包括救生塔里坐著的那位。一連在陽臺上觀察了三日,除了那天出手救人外,黃金騎士長便再也未見救生塔里的那位出過手,倘若不是那日看到他出手救人,克萊蒙特還真不敢相信一個實力堪達雙s級的華夏特工會心甘情愿地在這片沙灘上當救生員。

    三日后的傍晚,天色突變,黑云壓岸,狂風暴雨席卷而來,沙灘上空無一人,克萊蒙特也決定給自己放個假。他在樓下的餐廳吃了一頓豐富的意式晚餐,又到一旁的小酒吧里坐著聽了會樂隊表演,快到午夜時份時,他才決定回去,只是在打開房門的那一刻,他的心猛地往下一沉,整個人下意識地朝前一撲,一個地滾翻后,便從懷中掏出一把裝了消音的手槍,對準了坐在沙發上似笑非笑看著自己的男子。

    “大主教”克萊蒙特失聲道,但馬上又覺得不太對勁,大主教是可能像眼前的男子這般穿著的,那象征著裁決殿千百年征伐成果的深紅色教袍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脫下來的。于是剛剛打算垂下的槍口又重新抬了起來,對準著沙發上那模樣與阿佛洛狄德大主教一模一樣的男子。

    “你是哪一方的人”李徽猷微笑打量著眼前的西方男子,若是從西方人的審美來看,眼前的克萊蒙特孔武有力,很符合西方傳統美學的審美傾向。

    “你你是怎么發現我的”既然如此,克萊蒙特便也不緊張了,緩緩低下槍口,笑了笑道,“其實就算你不來找我,過了這幾日,我也一樣會去找你的。”

    李徽猷想了想道:“你應該不是裁決殿的人,也不是圣女忒亞或外事殿的人,看你的體型和走路的動作,很像圣教護教騎士團的成員”

    克萊蒙特很紳士地微微欠身,自我介紹道:“尊敬的閣下,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

    還不等他把話說完,一個留著金色長發的男青年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將克萊蒙特嚇了一跳。

    那金發青年直接打斷他的話,說道:“我知道你,是應該就是那個騎士團里現在最不得你們團長歡心的黃金騎士長克萊蒙特吧否則你那位小氣巴啦的團長也不會舍得把人當真放到東南亞來任由我們宰割。”

    克萊蒙特倒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微微張開雙手:“我沒有惡意”說話的時候,他看著那與裁決大主教容貌幾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亞裔青年。

    那金發青年冷笑一聲:“若不是看你沒有什么惡意,你以為你當真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盯著我師父整整三天”

    克萊蒙特吃了一驚,詫異地看向那金發青年。

    李徽猷微笑道:“三天前我在沙灘上救人前,你跟另外一名白人來的沙灘,當時還租了兩把躺椅。”

    克萊蒙特狠咽一口口水,不得不佩服對方的警惕,也暗暗慶幸,這一次幸好自己沒有輕舉枉動,否則此時此刻,眼前輕易就進入房間候著自己的兩位,怕是早就要下手了。

    克萊蒙特想了想,終于還是說道:“實不相瞞,原本奧爾德斯的確是派我來殺你的。”

    李徽猷聞言,卻也只是微笑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相信你們應該也了解過我在騎士團里的尷尬地位,我不敢說這一次普吉之行就是奧爾德斯大人給我挖的坑,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那就是這一次的任務,他早就料到對我來說,是一樁必然完成不了的任務。所以,在來到普吉的當晚,我就已經主動跟阿佛洛狄德大主教聯系過了,不信可以等他的人來了以后,我們當場對證。”克萊蒙特認真地看著對面的李徽猷,繼續解釋道,“我對你沒有惡意,只是有些好奇罷了,畢竟,大主教很可能成為裁決殿空缺已久的大神官,如今圣皇陛下龍體欠安,各方勢力中我覺得有大概率繼承大統的,也只有阿佛洛狄德大主教最為合適我的這趟普吉之行,就當是我給大主教奉上的投名狀”

    李徽猷似笑非笑:“哦,你的意思是,我那個性子乖戾的同胞哥哥有可能成為你們圣皇”

    克萊蒙特很用力地點了點頭:“這一點,你現在隨意問圣教中人,一定會得到差不多的答案,當然,只要不是那些被權力蒙住了心智的家伙,奧爾德斯,科托斯,圣女忒亞,他們都在打那把寶座的主意,所以如果你問他們的人,答案應該會有些不太一樣。”

    李徽猷微微一笑,這回他是真的在微笑,看得克萊蒙特這個大男人都為之愣了愣這個模樣長得比女子還要好看的男人實在是太漂亮了,以至于他那樣一微笑,剛剛充斥著這房間的肅殺瞬間一掃而空。

    李徽猷對喬治點點頭,喬治遞給克萊蒙特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你認識嗎”

    克萊蒙特只掃了一眼,但認出那照片上的兩人,輕笑道:“個子矮一些、相對成熟點的這個是個苦修士,他叫拜克里德斯,是裁決殿大主教身邊的心腹部下,這個身材高大的傻小子叫赫拉克勒斯,是裁決殿大主教收養的路邊孤兒。不過,拜克里德斯出來倒也沒什么,傻小子怎么也來普吉了難道大主教是想讓苦修士帶著傻小子出來歷練這這也太不像話了這小傻小子就知道吃”

    聽了他的話,李徽猷對喬治點了點頭,而后轉向克萊蒙特道:“島上這些天來了很多有威脅的生面孔,你好自為之吧”

    直到兩人消失在自己的房間,黃金騎士長這才一屁股跌坐在地毯上太可怕了,剛剛那個叫李徽猷的青年男子帶給他的威壓感要遠遠超過奧爾德斯團長,難道說,剛剛那個人的實力還要在奧爾德斯之上

    離開酒店的越野車上,曾經的法國情報特工精英喬治眼中露出一絲深深的擔憂:“師父,除了圣教的人,這幾天來的還有好幾個國家的情報人員,其中就包括了華夏二部的人,咱們是不是要提前撤離普吉”

    聽著電臺里歡快歌聲的李徽猷笑著搖了搖頭,車外的暴雨拍打著車窗,他的心情卻似乎一反常態地燦爛。

    “二部的人就不用擔心了,我昨天剛剛跟紫衣通過電話,二部基本上已經是你小師叔的囊中之物,只不過他搗鼓了一個情報學院,這些天怕是在到處找人去學院任教。來普吉的那些人,很可能是沖著裁決殿那兩位來的,倒是不知道他們一路上發生了什么事情,居然會引來這么多國家情報人員的窺探,連二部的人也來了,難道說他們身上帶著什么東西”

    喬治想了想道:“我明天抽時間去會一會他們吧。”

    李徽猷搖了搖頭:“既然他們沒像剛剛那位黃金騎士長一樣來找我們,那我們就不要主動現身,暗地里觀察吧,若是真有什么麻煩,我們在暗處,到時候也好幫他們一把,我跟我那位同胞兄長早就在某些事情上達成了口頭協定,這個時候他的人如果有麻煩,我們還是不能袖手旁觀的。”

    喬治點點頭,聳肩道:“苦修士和傻小子應該威脅不大,但剛剛那位黃金騎士長,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的。圣殿騎士團素來以傲慢和狡詐著稱,就是在他們圣教內部,旁系人員也不敢輕易相信他們,而且這些所謂的信仰忠誠的騎士其實是圣教當中距離他們那個信仰最遠的組織,這幫家伙比國際上那些普通的雇傭軍還要不堪,除了實力的確能拿得出手外,人品之類的,幾乎可以列入最下等。”

    李徽猷點了點頭道:“我曾經聽阿佛洛狄德分析過圣教內部的一些事情,其中就提到這位叫克萊蒙特的黃金我騎士長。這家伙在騎士團內部一直是格格不入的,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他并不太擅長溜須拍馬,所以不得奧爾德斯的歡心。他們那位團長已經三番五次地想把他的這個黃金騎士長的頭銜拿掉,但因為騎士長雖然是團長管轄,頭銜卻是實實在在由圣皇授予的,唯一的辦法現在恐怕就剩下把人干掉這一條了。所以我猜想奧爾德斯是假借我的手,除掉他的眼中刺肉中釘。”

    “嗯”喬治也點頭道,“假如完成不了任務,在回島途中安排人把克萊蒙特干掉,回頭責任往我們身上一推,也算是神不知鬼不覺。就算克萊蒙特回了那座島上,恐怕奧爾德斯后面還有連環的殺局在等著這位黃金騎士長。”

    “所以,克萊蒙特不能死,而且也許他在將來會發揮出意想不到的作用”李徽猷笑著拔弄著手上的手機,一個電話很快便接通了,他用普吉島的某種方言道,“盯緊目標,出了問題的話,后果你知道的”

    

手機上http://www.cqrjal.co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江苏体彩11选5任务最大遗漏